专题 -> 中南民族大学60年校庆 -> 民大在我心中  
江水桥下过,文章肚内修
http://zt.cnhubei.com  2011-10-8 9:51:33  
  几乎所有以校园生活回忆为内容的文艺作品,无论小说、戏曲、电影电视,亦或流行歌曲,通常的主题,皆是对于“失去”的怀念:比如那永不再来的青春,比如那睡在上铺给自己烟抽的兄弟,比如那白衣飘飘、影姿绰约的女孩,比如那一幕刻骨铭心的嫣然一笑。不同年龄的成年人,在别人的剧本里寻找着自己的影子,然后在无人的角落里一遍又一遍泪如雨下。只是,那些在失去的过程中,被我们幸运留下的东西,在更多的时候,却被我们有意无意地无视。在如白驹过隙般的青葱岁月中,无论多么荒唐轻狂的年少,也总有一些珍贵的美好留下来,依附在我们的躯体上,然后在时光的流逝中,默默地化入我们的骨髓,点点累积,默默托起我们走向成熟后的人生。

  回念我的大学时光,跟所有走过这段路程的人相似,短暂而又美好,甜蜜而又难忘。离开母校8年了,每当想起在美丽的南湖边学习、生活的画面,一切烦恼似乎顷刻间都会被我抛在脑后。这是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是一种自豪的情怀,它让人铭记终生而不厌,它让人抒怀畅饮而不醉。

  2011年10月,母校即将迎来她的60岁华诞。欣闻喜讯,一位打拼在齐鲁大地的年轻校友,一位还在路上奋斗的青年小伙儿,对母校赤诚的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忆民大

  昔闻龟蛇山,

  曾到黄鹤楼。

  荆楚有民大,

  南下把学求。

  江水桥下过,

  文章肚内修。

  鲁鄂两相望,

  弹指几春秋。

  “有缘求学进民大”

  从儿时起直到参加高考,我曾无数次的跟父母唠叨过一个压根儿没有的事儿,“我去过武汉”。其实那是我童年时期做的一个梦。我的三爷爷当年为响应国家支援三线建设,携家带口从齐鲁之邦来到荆楚大地,爸爸在上世纪80年代曾到江城看望过他们一家老小,本家的叔叔后来也到过山东老家寻根,住到我们家。“我去过武汉”的梦境大概就是因为家族之间的相互往来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伯父在泉城济南是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其书法师从于我国著名的文字语言学家、书法篆刻家蒋维崧先生。蒋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送给伯父他自己亲笔撰写的一幅珍贵的书法作品。1995年,我家住进了新房,伯父将这幅书法作品带到了我家。这幅书法作品写的是唐朝大诗人李白的诗歌《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从那时起,每每当我回家看到客厅悬挂的这幅出自名家之手的书法佳作,再仔细品味太白诗仙描写黄鹤楼及江城梅花的秀美图景,中学时代的我对于武汉更是多了几分憧憬。或许,这就是我跟江城武汉的不解之缘吧。1999年高考后的7月底,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指引,让我在本科二志愿报考中郑重地填写下了“中南民族学院”的名字。一个月后,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民大的学子。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跟爸爸很认真却又开玩笑似的说,“现在我再说去过武汉,你和妈妈相信了吧。”

  四年光阴如白驹过隙。2003年7月,我作为民大的一名本科毕业生跟母校依依不舍地挥别了。想起在母校四年的求学时光,每一名老师,每一个同学,每一次学习经历都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割舍;作为一名宣传积极分子,我做过校报记者和校学生会宣传部长,重新翻看起我写过的每一篇稿件,拍过的每一张照片,留下的每一张草稿稿纸,不禁浮想联翩,感叹不已。当我再次吟诵起那首李白的千古绝句之时,正所谓触景生情诗兴起,我当即也作了打油诗一首,以表达我即将离开母校时的心情吧:

  有缘民大求学

  无意江城看梅花,

  有缘求学进民大。

  报刊雨露禾苗壮,

  党校熔炼意气佳。

  师恩深深比南湖,

  生谊层层遍天涯。

  培育之情当铭记,

  愿做祖国一砖瓦。

  这首小诗发表在了2003年4月10日的校报“南湖”副刊上,同时,那也是我作为校报的一名记者刊发的最后一篇稿件。时至今日,当我再找到那一期的校报仔细翻看时,依然感觉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留恋,与武汉、与母校的不解之缘又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温馨。

  “报刊雨露禾苗壮”

  我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从中学时代起,我在爸爸的熏陶下,养成了喜好读书看报的习惯,尤其对于报纸更是爱不释手。我到民大后虽然所学的主修专业是旅游管理,但喜好宣传、又有着从事新闻工作理想的我,却在大一下学期毅然报了辅修的新闻专业。

  能够进入校报做记者是喜好写作或宣传,并拥有新闻理想的同学所梦想的,我也不例外。大一上学期刚刚入校,我就报考了校报记者团的招聘考试。但遗憾的是,虽然我入围了大名单,但校报只给了我一个“通讯员”的身份。说实话,自尊心很强的我在当时真的有些想不通,心中总有些许不平。就为这个“身份”的问题,我还跑到辅导员蔡琼老师那儿发牢骚。校报总编黄老师似乎也看出了我的这点情绪。他们在找我谈话的时候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从通讯员到记者或许得到的锻炼价值会更大。

  老师们循循善诱的话语让我渐渐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我当时就想,别看我是通讯员,可我一定要做出比记者更出色的成绩。或许就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头吧,在大一一年的时间里,我在校报发稿的数量在所有通讯员中名列第一,也远远超过了很多同批进入校报的记者们。现在回想起大一在校报做通讯员的经历,仿佛完全就是毕业后起初进入报社实习、见习的经历。同样的心境,同样的起点,同样的打拼,那种咬紧牙关干活儿从不知苦累,只为一种工作理想而搏命的状态,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

  我很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交稿因为质量太差,而被黄老师严厉批评“毙稿”的事儿。那是2000年9月,当时黄老师跟我布置的采访任务是,学校各院、系、部如何深入落实校党委提出的“绝不容许邪教玷污神圣校园”的号召。这是一个非常严肃、政治意义十分重大的采访任务,也是黄老师对我的一次考验。但我当时在初次的采访和写稿过程中,却没有做到踏实、严肃、认真,更谈不上珍惜这样一次难得的采访锻炼的机会,只是罗列了党中央的相关政策,既没有向校领导进行面对面的请教沟通,也没有到深入到院、系、部进行采访。

  有几十年办报经验的校报总编黄老师在看到我交上的潦草粗糙的稿子后,当时就告诫我:“你这个稿子不认真写,很难转成正式记者。”黄老师对工作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在学生心中印象特别深刻。我当时真的有些后怕,对这么重大而又严谨的采访任务实在是感觉无从下手。后来,校报编辑刘琼老师以及辅导员蔡琼老师也耐心地给予了指导。从头做起,从头再来。从校领导到院、系领导,从学校宏观层面到院、系具体实际,我认真、踏实地采访了一个遍,将稿子写好后,反复修改了两次。

  一周之后出版的校报上,我的这篇稿子发在了头版头条的位置。当拿到校报的时候,我如释重负,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一个月之后,升入大二的我经过近一年的磨练,终于成为校报的一名正式记者。在校报这个平台,加之我后来又在校学生会任职,让我似乎是如鱼得水。在大二大三两年间,我在校报的发稿量名列前茅,既有文字也有图片。我刊发的这些报道有校团委、学生会举办的学生活动,比如“共青杯知识竞赛”、“校园科技文化艺术节”;也有学校学术性的高端活动,比如“学报重点作者恳谈会”、“教务处加强师资队伍建设座谈会”;有举全校之力的大事儿,如“迎评促建”、“校庆50周年”;也有学校师生参与的对外活动,如“武汉科教旅游节启动仪式”、“湖北省科技活动周”,等等。如今,翻看起我发表在校报的那些作品,仿佛让我置身于时间隧道的记忆长廊,那些文字和那些图片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更是自己的成长见证。现在想想,能够成为校报记者,我是幸运的;因为在校报的平台上,我得到了充实的锻炼,这是一笔直至今日都让我倍感珍惜和欣慰的财富。

  校报记者团每年的迎新暨表彰大会上,我记得黄老师都会给所有的记者、通讯员讲这样一句话,新闻采访务必要核实、核实、再核实,深入、深入、再深入。黄老师的话讲的其实是对一名新闻工作者最基本的工作要求,但也是最难做到的。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报人”,先做记者,后做编辑,现在又主持一个专刊,并承担策划经营任务,想起黄老师那句简单朴实的话语,让人感觉永远都是那么掷地有声。

  “生谊层层遍天涯”

  有人说,大学生活不仅是求学的过程,更是初步接触社会,锻炼综合能力的过程。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民大四年的学习生活,是让我从稚嫩逐渐到成熟的四年。我性格外向豪放、喜好交际,大学四年期间我与很多同学结交下了深厚的友谊与感情。同班级、同专业、同院系的同学就不用说了,即使是其他院系同学,其他年级的师哥师姐师弟师妹,也包括学生会、社团、校报、广播电台、学通社、老乡等在内,皆有我所结识的好朋友。我是个喜好热闹的人,也是追求上进的人。正因如此,我在校期间参与的各项活动很多,像学生会、社团这样的组织也大都有我的身影。

  不曾忘记我竞争年级学生会主席失败时的些许苦涩;不曾忘记我担任校学生会宣传部长时的责任和压力;不曾忘记我同校学生会的战友们共同参与组织校庆50周年纪念大会和中央民族歌舞团专场演出时的劳累和喜悦;不曾忘记我们共同资助和照料同班同学住院时的那份感动;不曾忘记我参与组织青年志愿者协会和创办足球协会时的艰难,不曾忘记我们访问外校时的自豪……

  打开记忆的大门,太多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欢声笑语,似乎就在我的眼前。在母校求学的四年间,正是因为参与了这么多的活动,也让我在除了正常的学习生活之外,增添了更多的记忆筹码,也让我记住了身边更多的优秀同学。

  当历史的脚步走到2011年,母校即将迎来60周年的校庆,我有千言万语想表达对母校的依恋、怀念和祝福,恍惚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从何讲起,从何写起。就是在这样一种激动又稍显忙乱的思绪中,写下了这样一篇文章以回忆和纪念我的大学生活——这里曾是我们共同的家,这里有我们最美的年华,青春年少的梦从此发芽,伴随你我每个春秋冬夏。

     作者:张启伦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收藏本文]
 
手机报
移动:
湖北手机报:发送 HBSJB 到 10086
楚天都市手机报:发送 CTDSB 到 10086

电信:
湖北早晚报:发送 CZW 到 1065970107
湖北早晚报短信版:发送 88 到 1065970100

联通:
联通手机报-湖北日报:发送 HB 到 106558666
联通手机报-楚天都市报:发送 Z 到 106558226
联通手机报-楚天金报:CT 88 到 1065970100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