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09预防艾滋病>>艾滋病人更需要关爱  
一位恩施艾滋病父亲的情与责
2009-12-1 15:53:15  恩施日报

  核心提示
  这是关于一个艾滋病父亲的故事。一次外出打工卖血,只为赚路费。10年后,常兴(化名)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感染者。一度意志消沉的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当家人特别是他卖血后生育的儿子,经多次检测,没有感染艾滋病后,他重拾生活的信心,只为在有生之年为家人多付出一些。


沿着自己修的路,常兴向老屋走去。记者 朱扬 摄

  初见常兴,他颇显疲倦的脸庞,和有些微驼的躯干,给人印象深刻。38岁的他,虽记忆偶有模糊,但他的表达轻松自然,逻辑清晰。
  一次失败的经历
  11月24日中午,冬日的阳光很温暖。在重庆市酉阳县兴隆集镇一栋三层楼房前,常兴和他的父母、妻子,坐在楼房前的空地上聊天。
  常兴的楼房坐落于酉(阳)牡(丹坪)公路与兴隆集镇街道的交汇处,车水马龙,时不时有路人同常兴和他的家人打招呼,看起来很是熟络。
  “刚开始不这样,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的身份。”常兴的妻子说,邻居都知道丈夫是一位艾滋病人。不仅如此,在酉牡沿线,大家都称常兴为“幺毛子”——常兴在兄弟中排行老幺。
  对于自己的艾滋病人身份,每当提及,常兴一脸释然,看得稀松平常。当记者提及报道可否用其大名,他立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在常兴的出生地——来凤县大河镇漫水塘村,村民对于常兴的突然出现,没有一丝异样,有说有笑。
  与其他艾滋病人一样,常兴也经历了一个被歧视到被接受的过程。2004年春,常兴被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此后5年的经历,特别是对于人们异样的目光,常兴讳莫如深。
  而对自己生病的过程,常兴记忆犹新。被常兴称为“人生中的一次失败”的经历,发生在15年的河南南阳。
  15年前的1994年春,常兴随同其他3位村民,准备到福建打工。其侄子介绍,“到河南抽人体白蛋白,有钱赚”。据介绍,这时的漫水塘村、兴隆镇土坪村及其周边几个村,逾百人有卖血的经历。
  当到河南南阳时,常兴离家时准备的250元路费,仅剩20元。“60块一针,一天一针,连续抽了8天。”常兴回忆,医生从多位卖血者身体抽血,每人一袋,然后集中起来分离,血清均分后回输给卖血者,“如果有一个人有病,其他人都可能会感染”。
  常兴当时看到,“有人身体不好,抽血时就晕倒了,医生给其挂瓶葡萄糖,收8块钱。”他觉得“很惨”,卖血对身体不好,8天后拿着“血费”返乡。
  在随后数年,常兴居住的土坪村及其周围几个村,先后有数十位相同经历的人不明不白地去世。“其中一位村民因为查出患有乙肝,医院不收。”常兴回忆,另外3个人,有两人在回家后没几年就先后去世了。
  一生最大的幸福
  他们的去世,和自己身体的变化,引起了常兴的警觉。
  “睡在床上,喊冷。盖了几床被子还是喊冷。”常兴的妻子回忆,以为他生病了,就到卫生所打青霉素。
  2003年冬,常兴从电视上对艾滋病有了一些了解,知道卖血可能会感染艾滋病病毒。随后,常兴告诉来凤县大河镇牡丹坪管理区卫生所的医生陈兴友,“怀疑自己身体感染了”。陈兴友将此情况反映到来凤县疾控中心,该中心遂派员对常兴进行了初筛。
  次年2月,经过省级防控部门检测,常兴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感染者。“备受打击。”常兴回忆,“顿时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常兴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家人,并按照来凤县疾控中心专业人员的要求,叫他们去抽血检测。
  “人总有一死,只是时间早晚。”此前还认为艾滋病离他很遥远的常兴,顿时被当头一棒,觉得自己已步入垂暮之年,遂卖了之前借钱买的方圆牌汽车,除了上山放牧,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对着电视发呆、嗜睡。
  从那以后,妻子也不与常兴吵架了,每顿都给他做好吃的。
  为了生计,妻子开了个副食店,但生意不好。“他们说,他家里有人得了艾滋病,吃了他们的东西会传染。”常兴的妻子回忆道。不仅如此,大女儿在学校与一同学打架时,有同学说:“她爸爸有艾滋病。”
  这些变故,影响着常兴的心情和这个家庭。将常兴从迷茫中解救出来的,是来自疾控部门的好消息——“家人都没有感染”。常兴有3个孩子,两女一男。1994年离家打工时,二女儿还没满月。在河南卖血后的第三年,也就是1997年,儿子降生。到目前,儿子已经过了9次艾滋病病毒检测,均为阴性。
  “孩子没有感染,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常兴感叹。这一刻,他疲惫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一份沉重的责任
  确诊初期,妻子叫常兴到副食店去帮忙,他没有去。当得知家人健康后,常兴感觉必须为他们的生存着想。家人的健康鼓起了常兴继续生活的勇气,孩子的未来成了常兴重新面对生活的动力。2004年,常兴得到一个机会,给当地一个电站管工、运输材料,“赚了十几万”。这次机会,让常兴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为日后的生活奠定了基础,也积累了与社会打交道的经验。
  2005年,酉牡公路开工建设,常兴获得了承运水泥、柴油等工作。此后,常兴用赚来的钱买了挖机和中巴车,修了房子等。目前,常兴的财富已逾百万元。
  现龄38岁的常兴,是土生土长的漫水塘村人,但他的社会关系以兴隆集镇为中心,沿酉牡公路向两端延伸。
  16岁时,常兴通过舅舅介绍,认识了比他大1岁的妻子。妻子本是来凤县大河镇牡丹坪村人,1岁多时来到兴隆镇土坪村生活。1991年,他们相爱结婚,自此开始了在土坪村长达10多年的租房生活。
  2005年,常兴在完成了资本积累后,开始筹划修建现在居住的房屋,为家人寻找一个固定的安身之所。“本来可以在老家修房子,但舅舅、外婆都在这边。”常兴的考虑是,亲戚和长期在兴隆镇生活积累的人脉对家人以后的生活有利,换个环境,对孩子的生活会造成影响,遂定居于此。常兴早已开始安排生后事。
  由于自己的艾滋病人身份,常兴获得了来自当地政府和来凤县政府的诸多帮助。在修建楼房时,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常兴一家作为“高山移民”,获得了人均2000元的支持。为了帮助他一家在兴隆集镇安居,来凤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特意来到他家,与其家人一起烧菜做饭,用亲历宣传防艾知识。此前几年,来凤县疾控中心时不时组织一些大学生志愿者到他们家做宣传。
  对于老家漫水塘村,常兴则用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对子女的爱——修路,一条既方便自己又惠及他人的路。
  2005年,常兴有了一个想法,修建老家通往外界的公路。漫水塘村属于大河镇较远的村落,位于酉水河上游,山大人稀。由于公路需架桥,投资逾百万元,修路一事也就被搁置了。
  今年,与漫水塘村相邻的土坪村打通了从酉阳公路到该村徐家沟的公路。这让常兴又看到了希望,只要修建漫水塘村至土坪村4.7公里的公路,就可实现村民多年来的愿望。5月,在大河镇政府和兴隆镇政府的协调下,4.7公里的公路开工建设。历时两个多月,一条耗资近20万元的机耕路延伸至漫水塘村,惠及300多人。
  常兴安排自家的挖机开挖公路,“两个师傅,一天挖12到16个小时。”到目前,“我还有5万多元没收回来。”常兴介绍,修建这条路,来凤当地政府出资10万元,受益村民集资2.6万元,其余的都是他支付的。
  11月24日,从兴隆集镇的家出发,沿着一条蜿蜒的公路,伴随着不断地颠簸,常兴和妻子今年第二次回到老家。常兴指着大山深处说,接下来,他将继续往里面修。他还准备帮村民解决饮用水问题。
  在漫水塘村,常兴的3个哥哥生活在这里,但常兴已将双亲接到兴隆集镇生活多年。他说,在有生之年多尽尽孝心,一旦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希望哥哥们多承担一份责任。(来源:恩施日报)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